鲁网 > 聊城频道 > 聊城新闻 > 正文

“打假”变“勒索”被列为“扫黑除恶”对象

2018-09-10 15:14 来源:聊城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有一种职业叫“职业打假人”,当事者以赚钱为目的打假,知假买假,进而要求商家支付赔偿。前些年,这一职业甚至还诞生出名闻全国的“明星人物”。某种程度上,这对净化市场环境有一定的积极作用。

  鲁网聊城9月10日讯 有一种职业叫“职业打假人”,当事者以赚钱为目的打假,知假买假,进而要求商家支付赔偿。前些年,这一职业甚至还诞生出名闻全国的“明星人物”。某种程度上,这对净化市场环境有一定的积极作用。

  那么,一旦黑恶势力介入其中,以“职业打假”为名,行敲诈勒索之实,甚至暴力胁迫商家赔付巨款,这一行为的性质就变了。近日,深圳市执法部门一举捣毁了以李某等6人为主的“职业索偿人”黑恶团伙。
  职业打假和黑恶势力之间的界线在哪里?今天,“以案释法”栏目对此进行深入分析。
  案件:以打假之名敲诈勒索被端掉
  先来了解这个黑恶团伙的作案情况。他们从深圳各地的烟酒商行、酒楼、超市大批量购买无中文标识的洋酒、红酒、奶粉、巧克力等商品。其目的不是为了自己消费,而是购买后通过向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举报,利用商家害怕市场监管部门处罚的心理,对商家进行敲诈, 一旦勒索成功,他们便会以无法提供证据材料为名撤销投诉举报。
  章某是其中一个案件的被害人。2017年10月的一天,在深圳某酒楼上班的章某,迎来一名顾客。该顾客委托其代买某地自制海马酒。后再次委托章某代买20瓶该海马酒。
  当年11月27日,该顾客向章某发送一张通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举报的图片,向该酒楼负责人索赔10万元人民币,并称给钱就取消举报,否则就举报。由于不堪侵扰,章某向公安部门报案。接到报案后,警方经过初步调查确认有犯罪事实发生,决定立案侦查。
  同时,深圳市场稽查局通过对全市数万宗举报投诉分析排查,运用大数据挖掘分析等手段,初步排查出10条有高度敲诈勒索嫌疑的线索,并据此锁定了一个长期盘踞在深圳多个区域结群作案的“职业索偿人”团伙。
  今年2月28日,专案组抓获犯罪嫌疑人李某兄弟二人;3月2日,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某;3月14日,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某、石某某;3月15日,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某。至此,该起案件中已掌握身份的6名犯罪嫌疑人已悉数归案。6月22日,罗湖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李某等6人批准逮捕。
  分析:“职业索偿”具有恶势力行为特征
  按照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第五十五条规定,在普通消费产品领域,消费者获得惩罚性赔偿的前提是经营者的欺诈行为。而李某等人每次均指明要购买无中文标识的商品,不存在其主观上受到欺诈的情形。再者,李某等人所购商品是以日后实施敲诈勒索为目的,并非用于正常的消费,应与正常的消费者区别对待。
  聊城市普法办副主任孟伟分析说,在有关法律的支持及利益的驱使下,“职业索偿”群体通过故意买假,甚至不惜采取敲诈勒索等犯罪手段向经营者索偿逐渐兴起,实际上偏离了立法的初衷。
  而该团伙行为恶劣,滥用法律。《食品安全法》、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等法律法规本是维护人民群众食品安全和消费权益的正义武器,而该团伙不用来维护权益而以敲诈营利为目的,将法律法规视作开展敲诈勒索的作恶工具,大肆知假买假索要高额赔款,且还设计套路让商家入局转而进行敲诈勒索。因前期未受到行政处罚或刑事打击,该团伙更加有恃无恐、变本加厉地进行敲诈勒索。
  孟伟说,“职业索偿”已超出一般的“打假”范畴而演变为犯罪行为,具有典型的恶势力行为特征,其危害很大,如,影响了社会稳定,破坏了营商环境,李某等人利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公权力来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,以此达到自己非法索取钱财的目的,其犯罪事实对商户的正常经营活动造成了严重的伤害。
   点评:“打假”与勒索仅一步之遥
  有一句话说,真理往前一步就是谬误。“职业打假”和敲诈勒索往往也仅一步之遥。正常的“职业打假”受到法律保护,而一旦演变成为“职业索偿”,采用打假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,性质就变了。
  孟伟说,在打黑除恶的高压之下,市场监管部门、公安机关、检察机关、审判机关应该协同作战,从而更加有效地规制“职业索偿”行为。同时,应加大对职业索赔刑事犯罪案件典型案例的宣传力度,使群众正确认识其已演化为涉黑涉恶势力,在全社会形成对“职业索偿”行为人人抵制的氛围。(记者 林志滨 通讯员 周厚盟)
  责编 李云乾

初审编辑:庞孝君
分享到: